您的位置:醉石居>>> 闲情偶寄 邮箱进入>>>

寻找仓央嘉措

发布时间:2010-10-22 16:15访问次数:
(按)自西藏回来,对于雪域高原的美景早已在脑海中渐行渐 远,唯有六世喇嘛仓央嘉措的形象越发高大。我不是信徒,但对这位活佛的情、诗、禅以及散发出的一种人性真善美,却是由衷地敬佩。是呀,人世间除了生死,其 它都是闲事,何至于苦苦追寻不休呢。于是乎,在一个人独处时,写下了如下这段文字:

 

 

 

这一刻,我膜拜你

 

吴刘江

 

    你是谁,为何一直占据我的心灵空间。很狭窄了,无法承载你的引诱。

    天边的云彩渐行渐远,拉萨河的流淌声仿佛小了许多。呼吸早已正常,窗外的景色丝毫找不到记忆中的荒芜与寂寞。我还留恋什么!?好奇怪,那绕不过去的影子。

    真的没留下遗憾,哪怕是很随意的一个微笑。“高原红”是好,相对之下,我更喜欢高高之上的空旷,那种随意特别令人难忘。

    布拉达宫、大昭寺,太久远、太厚重了。在我看来,一幢幢高峙的建筑,是历史的空壳,灵魂的符号,无法驻足心底最深处的神秘。倒是制造故事的人们,一代代。

    是呀,世间事,除了生与死,哪一件不是闲事儿。与我共舞的?到底是他还是她?超度吧,摇动经筒,转上一个轮回,为不安稳的蠕动,让投向心湖的石子荡开一圈圈涟漪。

    ……猩红的僧袍里有着孱弱的身体,沧桑满脸都是。那湖不是那木措,也不是羊卓雍措,而是青海湖。离了故土的风,丝毫不顾及行走着的情绪。听到了心灵的哭泣,脸儿的微笑是装的,拖犁般艰险,那是蹒跚的脚步。

    夕阳下的影子略显瘦长,与远处的雪山、湖边的玛尼堆,还有四周游荡的野狗,构成了孤独。不,他耳边还飘啊飘着,一首熟悉的情歌。

    情人丢了,是丢了还是自然放手?时间太久,找不回源头,只知月亮下山不离天,线的这头定然牵着那头。多少回了,梦里在寻她,直至春水溢出枕畔。               
 

    你在哪里呀,我的苹果?一阵冷风回答了他。摸了摸深藏在怀里的那缕青丝,感受到了次次热烈。也硬生生地搁痛了手,那是捻动佛珠的手。

    从一个点儿,向两个相反的方向出发,能同时到达吗?仓央嘉措在矛盾,我也想破头皮。啊,原来是他——仓央嘉措,一喇嘛、一诗人,一个被抛弃的活佛、一位被情所困的癫者。

    西藏回来,不为景慕,不被俗熏,带回的却是一位失魂落魄的僧人!我在找理由,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他在放大,有点肆无忌惮。

    东山明月还是那么亮,布拉达宫山后,那一长溜映在雪地上足迹,似乎并未淡去。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这笑容里是否还能容纳得下打着活佛幌子的诗人、情者?难呀。牙齿和舌头打架了,受伤的是舌头,尽管弱者颇得更多同情。

            

 

    留你一人在徘徊,与风作伴。

    可怕的患得患失。至少,我在寻找,一个“雪域之王”、一个“世间最美的情郎”。我是我,我替代不了谁。

    一开始,你的出现就是一种错。生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每走一步,都有定制的烙印。好可悲,一条狗也多多少少对下一顿有所憧憬,你却没有。是荣耀吗?不是。没有白天的黑夜,或者没有晴天的雨天,就算拥有千娇百媚,又有何意!?

    ——知道,这种错不在因果中迟到的你,你也改变不了这种错,拿不出在红尘中到退的勇气。

    佛光闪闪的高原,处处都是天堂。我理解不了磕长头的人们,磕谁?为谁而磕?就那么磕一辈子?原谅我的阴酶,凡人之见嘛。

    这样一想,似乎也有一个荒谬的理由:血液中流淌着逆叛因子的仓央嘉措,早已有了冲出布达拉宫的宏愿。在他看来,金碧辉煌的大殿与囚牢无疑,慈父般的桑杰嘉 措,转个身不外乎一个阴谋的诞生。日夜诵经,心儿在游离,菩提树下,无法观棋不语。你听,空气里有个招欢的声音,再则就是青稞酒在飘香,淡淡的……

    当雪域之莲吐出第一缕芬芳时,我们的活佛跨上了梦中忧伤的豹子,与世俗同行。现实看来,他的错误之处就是方向——向西而行,佛祖岂能允许,瘦得个是是非非在所难免。

    “少年琐碎零星步,曾到拉萨卖酒家”,这实在不像一个“眼前苹果终须吃,大胆将它摘一枚”的你所为。你的慌张、你的胆怯,逗笑了暗处的眼神。

    佩服你的胆量,看不起你的躲闪,为情、为酒,你完全可以做得自然一点、洒脱一点。否则,还是挪到墙角去理佛,让条规清律把你埋葬。

    这一点你是明白的,也许。一旦沉迷于酒吧女孩,迎风烂醉的日子天天都是。夏日里乌云为你遮掩,下雨天也顾不得打湿的僧袍,尽管,最后还是雪地出卖了你。

    谁坐江山谁失恋。爱江山又爱美人的买卖,是做不来的。

    当拉藏汗的屠刀举起,你就没有缩头的打算了。谁都怕死,尤其是你,不甘心修行千年得来的情。别无选择,也得上路。

    出唐古拉山口的风很大,身旁的狼尤其见恶。看不清未卜的前途也就是没有前途。

    呜咽的人们到处都是。你这活佛活得与众不同吧,居然有这么多眼泪为你饯行。对了,那酒吧女呢,她会不会也在哭泣?不会吧,或许在笑。“美女心上有层冰”,这冰多么凄凉……还是在哭吧,就这样摆脱,摆脱没有结果的过程。

    一轮孤月挂天边,不远处在撕杀,天昏地暗,为你。莲花脚下,血比铁硬。

    你的淡定让我心寒,还放不下什么,权力地位还是佳酒美女?看看一个个逝去的僧侣,能心安理得吗?安得清风借苍生,这才是活佛应该做的呀!

    我在谴责你,我的活佛。对了,此时不应尊你为活佛了,“耽于酒色,不守清规”,这是拉藏汗下的定义。尽管,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看到了与你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是呀,你才24岁,24岁是花前月下,24岁是玉软香温。

    可你也老了,老得有点儿奇异,是高原的太阳过猛,还是肩负的担子过重?记得你有拒比丘戒的勇气,那你就应该扛得动整个雪域高原!

    那一瞬间,不见了你,时光停止。撕杀的人们不动了,飞溅着的血也凝固了。空气里有你的呼吸,可你却真实遁失,如一股青烟,消失于无影无踪。信徒们在寻找,在哲蚌寺、在青海湖、在丢失了灵魂的月光下。多了一个游魂,从西到东……

    我在寻找,不知音容只知你的诗,那些打动了他们的诗。

    此刻,我才理解,丢失了你也是一种收获,为了安宁、为了大爱,也为了佛法的弘扬。如果世间真有一种离开就是回来的话,那不是轮回又是什么!?

    这一刻,明白了许多许多,不再寻踪,只因有了清晰的你

    这一刻,我念上阿弥陀佛,不为超度,只为唱响心灵梵歌

    这一刻,同样心如止水,不为解脱,只为感受那远去的脚步

    这一刻,我在膜拜……

 

 

     


 

 

 

                       附:

        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亮。

   玛吉阿米的脸蛋,浮现在我心上。

   莫说瞒与不瞒,脚印已留雪上,

   守门的狗儿,你比人还机灵,

   别说我黄昏出去,别说我拂晓才归,

   人家说我闲话,却也说得不差,

   少年轻盈步履,曾过女店主家,

   住在布达拉宫,我是明持仓央嘉措,

  住在山下拉萨,我是浪子宕桑旺波。

 

                       ——仓央嘉措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醉石居  
电 话:13605851000  Power by DedeCms

浙icp备090413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