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醉石居>>> 赏石悟道 邮箱进入>>>

漫谈李白与硅化木

发布时间:2011-01-21 20:40访问次数:
李白与硅化木,一人一物,两个话题,初看难有联系,深究却别有韵味。

    其一,李白与硅化木之“亲密接触”。这并非缪论。有史以来,文人雅士习惯于寄情山水,歌之咏之。翻阅李白的诗,尤是如此。在李白大量的诗作中,有一个字出现的频率很高,那就是“石”。笔者初略作了统计,单是李白在“浙东唐诗之路”上留下的34首诗篇中,就发现有17处出现“石”, 其中最富盛名的是《梦游天姥吟留别》,“石”字点睛、妙不可言;涉“石”最多是《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全诗共有五次话“石”;被石友广为传诵的是《经 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中“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的诗句,词意隽永……李白一生畅游大江南北,涉足甚广,奇怪的是,李白为何对“石”独有钟情,又 为何在“此路”上吟“石”不止呢?

 

 

               

 

    考证后认为,此中是有缘由的。文中提及的“浙东唐诗之路”,是一条后人概括的人文脉络,具有很深的文化积淀。“此路”的精华地段在今天的嵊州、新昌一带, 古时统称剡东。一条剡溪之上所产的石头也就称之为“剡石”了。剡溪一带历来是出雅石的,早在魏晋时期,就有人开始赏玩剡石。至李白所处的唐时,玩“石”之 风更盛,更有甚者,还取当时称之为“石芝”的硅化木进行研究,作为道家炼丹之物。比如著名的“牛李党争”中,牛、李两位权贵虽政见不同,但对包括“剡石” 在内的奇石异木却有同样的偏好,曾派员赴剡大肆搜刮。李白上可近天子,下可聚名士,对“玩”之物定有趋同,妨且他“三次入剡”,岂有不识“剡石”之理!? 要知李白前后皆多诗人、僧人、隐者比如许棠、陆龟蒙、齐已等人,都“摆玩”剡石,这在史记中是有详细记载的。李白之后的宋朝更有名相王爚“筑”硅化木置东 花园之传记。另外,李白在《石城寺》的诗中写道“僧向云中老,泉从石缝流”,“云中老”即云根,所谓的云根也就是硅化木。种种事实表明,李白对剡东的硅化 木是早有接触。

    那么,李白到底爱不爱石?李白诗“石”是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最近,四川江油市发现一李白早年所作的诗碑,上刻“此石巍巍活象牛,斯沟仆卧数千秋。风吹遍 体无毛动,雨滴浑身有汗流。芳草齐眉弗入口,牧童扳角不回头。自来鼻上无绳索,天地为栏夜不收。”此诗写得十分形象和生动。我们不难看出,李白对石的喜爱 之情早发于少年时代。由此大胆推测,当李白人之中年,游走于剡东并发现硅化木时,他是一发不可收地喜欢上“剡石”,就如诗人一辈子离不开酒一样,为之癫、 为之疯,诗内、“诗外”全是石的影子。

 

 

              

 

    就这样,李白与硅化木在某个时空中有了“亲密接触”。事至今日,李白与硅化木的故事还在不断传承,成了赏石界的又一佳话。为此,我们可以这样说,是硅化木之“灵魂”滋润了李白之品性,人们在树起一座诗牌的同时也在赏石视线中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其二,李白与硅化木之相似经历。天 降大任,必有番挫折,以淬练耀世之光彩。俗话说,历经八十一难,唐三藏方可取得真经,随随便便岂能成功!李白是人中“俊杰”、诗海“泰斗”,硅化木是“远 古瑰宝”、“植物舍利”,一位是光照千秋的大诗人,一个是“比才、比德”的石中君子,都是万千气象中的奇葩,这也就决定了他(它)的被认识或者产生过程是 无比不易和漫长的。

    先说说李白。大凡性情中人,都有颠沛流离的身世。出生于大漠边陲的李白,24岁之前隅居于蜀中,之后便“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有半个多世纪是飘泊在中原,为的是“辅弼”。酬志满怀,现实却很残酷,一次次的失志、失意,直至“穷愁潦倒”,甚至到了自暴自弃。就在快坚持不下去时,命运终于有了转机,李白在道士吴筠的引荐下,于42岁那年近得了“庙堂之高”。也就是说,他有整整18年 时间是在边诗边寻觅自己的“仕途”!然而,诗人与政人如两条平行但不能融的直线,一旦交叉也意味着“分手期”的到来。李白的傲岸是不能为上层社会所容的, 经“杨国忠研墨、高力士脱鞋”事件后,他也黯然“下课”,蜜月期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时间。虽后来有几次起伏,但再难作为。18年与1年,人生几何?李白的孤独背影渐行渐远,离开了政治舞台、走向了山水,最后在“捉月”的浪漫中,定格了诗仙形象。

 

                     

 

 

    命运多舛、一生不得志,却打磨出了一个另类的李白。相比于李白的几上几下、多灾多难,硅化木的“身世”又多了几份沧桑和神秘——木化,尤如“凤凰涅磐”!上亿年前的成片森林,在时间上必须“瞬间埋入”,还得有“高压、低温、缺氧”等苛刻的自然条件,最为重要的是,在埋藏地有“丰富的二氧化硅”,以便完成从木到石的置换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并非所有的木能“化”为石或者形成的硅化木最后被我们认识,在自然演进中还存在着不可预见性。据专家估算,树木硅化概率大约是万分之一;硅化术被洪水冲落江河,后与沙石滚磨而成形的,也不过万分之一;在茫茫河滩中有缘找到一块水冲硅化木或者风砺硅化木,更是万分之一。“三个万分之一”,昭示了硅化木的不可再生和实属罕见

    李白是上千年前的风云人物,硅化木是远古时代的瑰宝,他们的经历皆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一缕珍光,在赢得后人声声叹息的同时,仿佛又在感昭着什么。对了,引用苏轼的话,那就是“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把硅化木拟人化,李白与它不乏“坚忍”之性格,故而也就鼎了天、立得地了。

    其三,李白与硅化木之身后影响。以后人的眼光来评价李白与硅化木,可以罗列出许多华丽词澡,但笔者认为,要从骨子来透析他(它),必须要有符合时代特征的评价标准。

    李白带给后人的是什么?客观地讲,李白始终是文化人心目中的一座高峰。它的诗歌具有飘逸风格、奇特想象和清水出芙蓉的自然美,塑造了独特的个性魅力,尤如一缕清风,成为当今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因子。“经典的大众传播者”于丹教授曾 有一段精彩的点评——“在我们今天,幸而有一种文化基因叫李白,有一种生活方式叫做李白,然而李白能不能生活在我们的血液里,让我们今天这样去吟笑江 湖?……而所有的中国文化,又有哪个不是在行走的。”显然,在这段话里我们体会到,现今的“李白”并非是一位诗人,而是上升为一种文化支流、一种精神提 炼、一种社会现象,放大了的“李白”更加鲜活,更具有社会性。

 

                            

 

 

    顺着此话题来点评硅化木,它带给人们的道德规劝,丝毫不亚于李白。硅化木是石头,但又不是普通的石头,按地质学、赏石界的话来说,它是有文物价值的石头、 是有“生命”的石头。基于这点,人们常把硅化木“感于外而悟于内”的品性教育人,引导社会风气。从古至今,“比德于石、比材于石、比神于石”的例子很多, 比如杭州岳王庙里的“精忠柏”,它象征的是一代抗金民族英雄的“铮铮铁骨”。当今人们之所以喜欢硅化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学习硅化木刚正不阿、坚韧不拔 的意志和荣辱不惊、淡泊明志的品格,进而实现心灵底处的道德启发,与其它文化一起积淀并发醇。“松之贞也可栋梁,石之坚也宜柱碣”,这古人的话,看来是大 有道理的。

    把一种社会现象和一种精神感悟放在一起,居然有许多类同之处。看来在提倡文化大同的当今,由“李白”与硅化木启迪的思维发散,影响是深邃、久远的。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醉石居  
电 话:13605851000  Power by DedeCms

浙icp备090413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