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醉石居>>> 赏石悟道 邮箱进入>>>

宝石界的新宠——硅化木

发布时间:2011-06-26 20:46访问次数:

徐跃龙  何坚毅  吴刘江

 

    在最近颁布的《珠宝玉石名称》国家标准(GB/T 16552-2010)天然有机宝石一栏中,硅化木榜上有名。这标志着硅化木与和田玉、翡翠、玛瑙以及当前炙手可热的黄龙玉一样,已成为大家庭中的一员了。

    众所周知,石泛指一切具有美丽珍贵和耐久等特点,可用于制作贵重首饰的石料。硅化木集自然、科学、艺术、文化于一身,这次能跻身珠宝玉石行列,实属不易。但细作分析,亦在情理之中,因为硅化木独特的魅力所在,也注定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和重视。

 

    一、它的构成神秘

 

    硅化木也称木化石、松化石等,矿物成分主要是玉髓,它为石英微晶态,呈不规则微粒状遍布其身。硅化木属于典型的变质岩。

    硅化木的产生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据专家推测,从三亿六千万年前的石炭纪至一亿多年前的白垩纪时期,由于地壳不稳,火山爆发频繁,大批森林被湮没于 地下,继而在地层压力、地下热火等交替运动影响下,树木的物理性和化学性逐渐变化,特别是在富含二氧化硅的地下水的长期侵蚀下,树木逐渐被交代置换成为硅 化木。当今天我们欣赏硅化木时,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原有的纤维、年轮、节疤、树瘿。应该说一亿多年来的硅化过程是相当完美,这是其它宝玉石所不具备的。

 

(梦游天姥  水冲硅化木   徐跃龙收藏)

 

 

    天然有机宝石的决定因素是“自然界生物生成,部分或全部由有机物质组成”。这一点恰恰又是硅化木的显著特征,也是硅化木作为观赏石的诱人之处。人们常说 “把玩曾经有生命的石头”,指的就是硅化木。如果说矿物、化石是大自然的结晶,那么,硅化木则是历史对大自然变化的见证。翻阅“天然有机宝石名录”发现, 其中的珍珠、琥珀、珊瑚、象牙等,都有生物标本的特点,也早已被人们接纳进入“宝石”行列,这次硅化木有“幸”,只能算是迟来的爱,也是当仁不让的事。

    当然,并非所有的硅化木都能称之为宝玉,硅化不完整的、杂质过多的,客观上只能称石而不是宝石。所以,硅化木前期的硅化、交代过程和后期的风砺、水养至关 重要。以水冲硅化木为例,著名赏石家徐跃龙先生曾用“三个万分之一”来概括,即远古时期,树木硅化率大约是万分之一;硅化木被冰川洪水冲落江河,后与沙石 滚磨成形,也不过万分之一;在茫茫河滩中有缘觅得,更是万分之一。由此可见,硅化木来之不易,一方质优、色美、形佳的硅化木更是来自不易。

 

    二、它的身世不凡

 

    之所以称之为珠宝玉石,皆是被人所宠所爱。大凡人们熟悉的宝玉石各自有着绚丽无比的历史。比如和田玉,它的开发利用至少已有8000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经历了从生产工具到礼器、祭器、装饰品、实用品的发展过程,一条从“神玉”到“皇玉”再到“民玉”的人文脉络非常清晰。由此可得出一个结论,玉的历史也是石文化的历史,也是人类自身发展的历史。放大来说,石头是人类文明发展阶段的标杆。

    其它的宝玉石如此,硅化木又是如何?毋庸置疑,硅化木的存在已有上亿年时间,据考证,人类有史记载对硅化木或用或供的,只有短短几千年!据徐跃龙先生所著 的《松石物语》所述,成书于战国初期无名氏所作的《山海经》,对硅化木有“不死树”、“文玉树”、“圣树”之说;春秋战国时期孔子编篡的四书五经中也有 “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铅松怪石”记载;另有东晋葛洪取“石芝”研药,唐时玄奘西归携回“西域回纥神木”,北宋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描述“根干相连, 悉化为石”,南宋王爚的“置石为园”,以及清时乾隆题诗木变石等等,硅化木身影出现在每个朝代、每个历史节点。更有甚者,民间关于硅化木的描述十分玄虚。 说是佛祖释迦牟尼涅时, 天崩地裂,佛光万丈,许多奇异树木被埋入地下,为佛祖殉葬。埋入地下的树木由于沾了佛光,变得晶莹透亮、美不可言,因而也有“植物舍利”、“菩提舍利”一 说。以上说明,上古社会至今,硅化木总是相伴左右,成为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和情感发散,这也由此有了一条意识形态中的硅化木人文历史。

 

 

(锦台花泉  水冲硅化木  何坚毅收藏)

 

 

    追溯硅化木的人文历史不难发现,人们对其的喜爱情结归根于“德”、“坚”、“神”、“寿”四个字,“德”反映其品格,“坚”突显的是质地,“神”代表是崇 敬,“寿”寓意为心愿。几千年的人文积淀,造就了硅化木深厚的文化底蕴。细细想来,硅化木这种品格特征,与人们歌颂玉的“仁、义、知、洁”有许多类同之 处。再进一步探究,土生土长的儒家文化,也倡导“仁”、“智”、“信”、“忠”五德。于是也就不难理解,因硅化木的不凡身世,注定于了人们前世有缘、今生 结缘、后往续缘之不了情。

 

    三、它的存在寂寞

 

    由于苛刻的地理、地质要求,硅化木形成较难,不可再生。硅化木矿产资源受到严格保护。国内现有北京延庆、新疆奇台、浙江新昌、四川射洪等四大硅化木国家地 质公园,新疆哈密、内蒙左旗、辽宁朝阳、山东临朐等几个地方也时有硅化木发现,产自国外的、这几年在赏石界风靡一时的硅化木主要有缅甸的树化玉和来自撒哈 拉沙漠的风砺硅化木。硅化木的稀缺性由此可见一斑,当然也是硅化木少为人知、进入宝石大家庭姗姗来迟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赏石界,硅化木从来就没有灵璧石、太湖石那样历来被文人雅士供之、拜之,也不像时下大化石、戈壁石一样大红大紫,它总是低调“等候”,既不张扬也不喧闹争宠,有的只是寂寞存在,以自己特独的方式延传并由此形成一条涓涓细流。

 

 

(凝翠  缅甸硅化木  刘建军收藏)

 

 

    当然,硅化木大隐于市还有几大因素:一是政策严控。各地的硅化木受到严格限制,严禁私采乱挖,这样一来在保护了资源的同时也使硅化木难以进入人们视野。当前,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对硅化木越来越重视,有的还上升为战略资源日益收紧,导致人为“空亏”。二是成“品”困难。现 阶段硅化木的走向有两方面,一作科学研究,二作观赏石欣赏。对于前者相对要求不高,而后者而言,则有了很大讲究,一些条条框框的设置产生了选择性,比如最 时髦的提法,就有“质”、“色”、“形”、“纹”、“韵”等条件。如果按珠宝玉石的规格,对硅化木质的要求又有了更进一步地提高。所以,这里的“品”既有 表的外形轮廓,更有内在的组织构成。事实上,硅化木与其它观赏石相比,出形、出质能上升为艺术品的是少之有少,这也预示着,它的量虽小然而价值空间是相当 巨大的。三是习惯所致。在 现阶段的硅化木赏玩领域,也出现了不同形式的雕琢品。以笔者所见,这是不值得提倡的现象。诚然,按传统习惯,和田玉、翡翠包括玛瑙等珠宝玉石,多以切、 割、雕等方式人为加工成工艺品,也不否认这次与硅化木“携手”进入珠宝玉石名录的黄龙玉,几乎以雕件面目出现,但硅化木只能走自己的路,方能彰显个性。对 照古今,硅化木只有“研而食之”以求长生的零星记载和缅甸树化玉抛光打磨的“出彩”行为,当今硅化木主要还是以案桌清供、掌上把握玩为主。所以虽贵为宝石 类,它不宜走其它宝玉石的路,因为实在太稀缺,实在不舍得动刀子。我们相信,“沉默的金子总能发光”,硅化木的美是一种“寂寞之美”、摄人心魄之美,终究 是会被人们所认识和喜爱。

 

    四、它的前景看好

 

    硅化木上升为宝玉石后,能否被人们认可并接受,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对此,笔者认为可以从有以下三方面来分析硅化木的美好前景:

    按眼下石界的发展趋势分析,硅化木有潜力可挖著 名赏石家俞莹先生在谈及“当代赏石创新及发展”时曾概括性说了这样一段话:“当代赏石强调质地(硅化)的重要性,甚至注重质地的玉化程度;当代赏石流行小 品石,其实也是与注重质地有关的;当代赏石注重造型变化,最主要的是强调形式美学;当代赏石视作一种发现的艺术,有着超越古人的视野和想象……”。此番论 述可看出,无论是质地、颜色、形态,其实硅化木已率先其它石种,在质、色、形、纹、韵上迈出重要一步。这些年来由于资源稀缺的原因,硅化木的市场价值有所 体现,比如来自内蒙、外蒙的风砺硅化木,由于量少、玉化程度上佳、色彩又十分艳丽,价格一直上扬。再比如缅甸的树化玉,质地较好的经过打磨抛光后,显示出流光溢彩的玉石质地,观之晶莹欲滴,光亮如冰,抚之温润腻手,恬爽舒适,加上清晰的年轮、纹理以及缤纷斑斓、变化万千的色彩,眼下也炒得厉害,成为趋之若鹜的投资产品。

 

(丹霞普照  新疆硅化木   方伟收藏)

 

    按人们的喜爱偏好认为,硅化木必将成为人们至爱。从 古到今,在赏石界有一批钟爱于硅化木的“守望者”,他们集寻、赏、藏、研于一身,致力于硅化木的宣传、研究与推广,目的就是使硅化木被人们熟知,进而成为 和谐赏石的一部分。以浙江新昌为例,该县拥有中国观赏石之乡和国家地质公园两块“国字号”牌子,此地域“盛产”的硅化木,被中科院专家命名为“新昌南洋杉 型木”。根据科考,早在新石器晚期,这里就有“以石为器”的佐证,此后多有文人雅士赏石、玩石。到了今天,享有“赏石六君子”美誉的几位石痴把此地的水冲 硅化木,吝啬地用“蓄厚涵深,诸美皆备”八个字加以肯定,捧出了“梦游天姥”、“时光隧道”、“栋梁之材”、“神雕”、“松化为石立苍穹”……,在这些佳 作“背后”,还有《水冲硅化木》、《松石物语》、《中国硅化木(松化石)》等一些专著“垫底”,增添了硅化木文化厚度,做足了硅化木的文章,在石界形成了 一道独特的“新昌现象”。往大的说,全国其它硅化木产地,不少依然是“情感洼地”,也有待“爱”的升华。

    按大众的审美情趣出发,硅化木有着无以伦比的迷人之处。相比于其它珠宝玉石,硅化木的美是富有个性的。它具备象形美。与其他奇石一样,硅化木也有造型奇特的作石,尤其是水冲、风砺,其象形的概率和机遇更高。由于特殊的材质,硅化木比其他石种的象形石给人更多的审美感受。它有着色彩美。植 物的树木品种繁多,除了早已灭绝的不算,人类现有树种大约有40000种。如果按地球上每小时有3种物种灭绝计算,上亿年前的树木种类难以计数。由于每种 树木的质地、肌理、科属门类不同,其色彩也就气象万千,加上后来树木在硅化交代过程中受到多种致色因素的参与,造成了更为丰富的色彩调和,这是有别于其他 石种和宝玉石的。它富有图纹美。不同的树木有不同的的质地和纹理,最后形成的硅化木也有着无法比拟的文图肌理质地美。另,因后期经过挤压、扭曲、错位等等地壳变化,也会产生新的肌理,形成生动美妙的图画。据徐跃龙先生《浅述古冰川运动与观赏石的地质成因》一文指出,单是古冰川运动,就在硅化木表面产生“圈纹”、“指甲纹”、“金钱纹”、“富贵纹”、“孟姜女恨秦石”等纹理图画和“桃形石”、“扁平石”、“蛤蟆石”、“猴面石”、“熨斗石”、“灯盏石“等多样的冰川变形石,这是大自然在硅化木上的刺绣和浮雕它很有抽象美从硅化木身上,可找到“有型的抽象、纹的抽象和色彩的抽象以及多种审美物象的综合抽象”等等,不仅形式感强,视觉冲击力大,还十分悦目怡神。难怪画了一辈子山水画的著名画家刘海粟先生感叹,包括硅化木在内的雨化石之“山色美”、“抽象美”他是再活一百年画不过的。它极有神奇美这是硅化木最为让人感叹称奇的。试想一段亿万年前的木头,在你手中“成”了石头,这是何等奇妙!当拿起它,带给你的是“凤凰涅槃”般的神奇想象;握着它,是化冰冷为坚硬的质感启迪;摆在案头,则是一位谦谦君子对你气质和风度的感化……这种美感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这就是珠宝玉石里的新宠--硅化木。人们没有理由不亲近它、喜爱它、呵护它并传承它。

    以上阐述如有不当,请各位专家指正。

 

 

 

(佛山  水冲硅化木  吴刘江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醉石居  
电 话:13605851000  Power by DedeCms

浙icp备090413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