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醉石居>>> 赏石悟道 邮箱进入>>>

寻找天边的大美奇石——阿拉善探石之行随笔

发布时间:2011-12-09 20:47访问次数:

    明媚阳光,撒落一地,金子般柔美。早起,寒意似山间薄雾,有若无,亲吻手臂。赶早的人们,在田头,撒落浙东古剡溪岸头,白鹭姿态优雅,迎着新鲜泥土气息,展示随意。晨曦时分,清宜人。

    怀揣多年梦想,踏上阿探石之行。几份欣喜几多憧憬,盼着与它的心灵之约,燃在戈壁草原。挥手佳亲,别了故土,于不舍中出走。或而顽趣依旧,或而情谊

    萧山误点,西安再延。不能按时,索性随安。待机时分,心神淡定,无视纠结这趟与石结缘之旅,经西湖至咸阳,再赴记忆中金戈铁马的西夏,一路而来,一风尘,策马扬鞭在文化铺就的路

    整整行囊,放飞思虑。想起楝下小居,争流暖流涌上。见不得赞语,习惯了愠意。奔走于反思,处异境中想象,感之慨之!

 

 

 

    望阡陌交错沙田,叹黄浊如泪河。飞鸟于四时泊于黄圭。土丘四伏绿意渐退,塞外江南显冷。

 

 

(贺兰山)

 

    参加中国观赏石之乡(城)联谊会代表陆续到来。组织方热情有加,早有人员候等。银川至阿拉善,相距百公里。同车共行,携大化三友。走国道奔高速,秃丘相随,贺兰入境。遥想夕日边陲,沥肝披胆,策马奋战,有匈奴的强悍骑兵的枭雄,有西出阳关的笛声和笔直的弧烟!

    一望无际,沙漠、戈壁草原渐行交替,孤独的贺兰山哦陪伴着败落的西夏王陵。此情此景,引得几句赞叹:

    放眼是黄兮兮的山,凄冷冷的草。贺兰山雄浑,啃甸的马儿瘐弱。天高空旷,浮尘漂移,看不尽寂寥。遥想它日,可汗驰骋,化作枯骨一堆。草儿堆砌,乱石穿空,掬一黄土祭不老情歌!

    有友回对,说是: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夜出榆关系君怀,一寸一寸渗入心

    以清照诗句对仗,不亢不卑,数落有度,借景揉情,明处上风。只是诗好风尘依旧,看不尽路转何方。

    赏石界素有南柳州北拉善之说,故而期待满满。一进此城,自然不一样说有十万之众,也有分之一的人在从事与石有关的行业。政府不懈余力,免费贴资,石好名声在外。

    会长唤昔日石友,共进晚餐又进市场农家,窜店入市,先饱眼饥,再思择日出手。

    夜已深,寒意起,登高览景,引得声声赞叹中的阿拉善伦美奂,只是冷风瑟瑟,不及多看。回吧,闭闭睁了一天的眼,靠靠发酸的背。让美丽的沙漆入梦,使不古的硅木入神。今晚,我夜枕阿拉善今晚,我相思石头堆。

 

 

 

(阿拉善石市一条街夜景)

 

 

 

    听当地朋友说,相比于天晴,下雨的日子更好。看惯了沙起尘走,灰头垢面,每个拉善人的想法是一致的。

    昨日的太阳下山迟,今早也慵懒了。迷糊中睁眼,天色异常阴沉。一番洗漱,凭栏可谓天逐人愿,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给灰蒙蒙的早起添了丝丝凉意。边陲不紧不慢,沉稳有加,如街头人,皮肤黑,憨厚纯朴,举手间多有躲闪。朋友是回族人,此地又深处大漠,甘露,不分地域与陌生,滋润人们的执著。遇上了一年中最为幸运的雨。

    早餐自助,不减草原风情。就餐之人皆石友,来自四面八方,聊着同样的话题。他们与我们一样,怀揣愿望。

    雨依然下,没有停的意思。组委会临时动议,往后推迟开幕式。上午,参观阿拉善沙漠世界地质公园腾格里园区陈列馆和阿拉善奇石展厅。在陈列馆感知蒙古人的旧时风俗,万古攸远的恐龙化石奇石物、动植物标本。胡杨有“千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腐”一说,冠以沙漠精神。电教片里,滚滚沙浪,悠抑的马头琴声,还有金色的胡杨林,每个画面都是传奇。记起有一电视场景,一衣袂飘飘侠士立于沙丘之上,只听风紧弦响,沙粒上流下点点血迹,昭示大漠之外的腥风血雨。

    对于展厅里的石头,不敢有任何奢望和杂念。上百人簇拥的空间,很静很静,只有闪光灯的声音记录着一幕幕的精彩。变化多舛的葡萄玛瑙,造型奇特的木化石,色彩釉亮的沙漠漆,有体量硕大,有精巧别致,一件件、一块块,视觉上的冲击,震憾了人们。这里有熟知的奇石,这里有扛鼎的展出,这里也许是众多玩石人向往已久的天堂。

    风紧自然冷。民间有“从春刮到冬”之说,又逢佳雨,湿了衣服无须顾及,心意昭彰。一辆车拉着进石馆走石市,饱西北奇石。玩石人受不起折腾,每每上得车来,多有斩获,左提右拿,不亦乐乎。因有约束,走得忙,看得潦草,漠拜之心早存。

 

 

(木化石  戈壁魂)

 

 

    石头早已绽放心间。深处沃土,花儿没有不娇艳的理由。没有大部队的喧杂,中午时分再赴石海。我们出发悄然移步街头,雨在飘,风在惨愕,我们毅然在热烈

 

 

 

    对石的偏爱,忘却身边风景。今晚得知,上回登高望远领略夜市风的地方营盘山。自然而然,便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之思。此营盘是彼营盘,无从考究,这里较近兰州军区,时有军车飞驶,引发浮想

    以偏概全,原本以为阿拉善小精致,谁知是没分清盟与旗之故。晚间朋友这么一拉善大气与新颖旁整齐又不乏风情建筑群随着地势的起起伏伏,显现着空旷与高远霓虹灯飞彩俨然成了天街都市。

    早起,眼光发掘所居,有了新的发现。住了两晚的酒店周围,原本以为一丈之内丘,料,雨后的爽给予别样的风景——那一堆堆土丘竟是一间间规正划一土坯土坯房顶是平的,仿佛刚经历一场风沙打砺,摧残如初,倒是两旁竖起天线,支起生活气息,传递定居声音。现代牧民如此,早晨的阿拉善更具媚,感动说不道不明的情绪。这也许久居江南过多沉缅于垂柳亭阁漫步河边草丛后,对突然出现桃源李下,有一种不自然顿醒吧!

    中餐是当地朋友招待的。一桌颇具西北风味的大餐,有手抓羊肉烤羊肉和满满一罐蘑菇羊肉汤。阿拉善不产鱼蔬菜,却吃到了一盘红烧鲤鱼和较为清的酱瓜。食物来自银川,百里迢迢,价格不菲,可见朋友之情。无奈连续自助餐,闻腻,食欲甚差。晚上左旗政府盛宴款待,举筷无力,茫顾左右,机械撑。不待结束,又趁朦朦夜色觅石,明知不会有收获,仍去百家石摊走走,图身心愉悦。灯暗天冷,草草离场,被好客的朋友拉去洗脚。

 

 

 

    缺席次晚的胡杨音乐会,更不用说形式大于内容又姗姗来迟的开幕式了。为石而来阿拉善,尤入大海虎山林,每每在不甘心中争取着希望。嘴里嘟噜没好石,其实心里头通亮着,阿拉善有的是石头!缺乏眼光和基础,只能在平衡性比后,给口袋找个支付的理由。

 

(开幕式一景,颇具草原风情)

 

    开幕式后的开市,没有想象中的人头簇动,或者拥挤不堪西北人一向以稳重示人。讨价还价的,推销石头的,或而交头接耳,或而故作神秘,此番的波澜不惊与南方的嘈杂急躁截然相左。看惯了人多为患的场景,对于异常的安静反而诧异。原由不同的处世方式,而这又是骨子里的

    化钱不用动员千上万,无丁怜惜之心每次穿梭后总会拎回几块,大如柱,小似巴掌灌铅双腿,垂两手,也冻了脸,喜悦之情又明白无遗地写在脸上。其实苦点累点根本无所谓,内心纠结的仍是石头!是呀,并非想象中的俯首可拾,也不是挂在嘴边的没有石头,而是稍好的天价奇居,差的又不忍出血,这种两难甚是头痛,唯有一趟趟地跑,只为珍惜此行。

    由此也得出了这样一句话:收获的是心情,失去的是金钱,积的是劳累,领略的是风情。无怪乎朋友说我们是疯子,所作作为在烧钱。真是钱多烧的吗?!对此,恐怕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一帮无可救药的疯子

 

 

     游子把一切苍茫打包装入行囊,望夫台上别离情丝系于皓月,一米一米地由心底放出,随风直到夜郎西。千里迢迢寄相思,依依惜别云里去——诗人的话自有哲理性,放在这里最合适不过。

    相聚总是短暂,分离必定不舍。别阿拉善,心中很是留恋。苍天般的阿拉善,天降奇石的阿拉善,原汁原味的阿拉善,还有悠扬的马头琴声标致的长辫蒙女少年老成的当地朋友也别了,街头凄冷的秋风秋雨。

    清冷阴沉,只能作别。一位昭平朋友候车片刻,唠叨着石头。实在无味,留恋难以割舍的爱石情结,早已凌驾于一切之上。好在有朋友对诗的祟拜,使我萌生与之同频的太白情节心生爱怜,不敬不行!

    日走云迁。苍茫山势逶迤去,凄冷荒草入眼来。怆然起于凉石,归意萌在眉间。戈壁滩呀黄土堆,马头灯呀凤凰舞,拉不住飞奔的脚步。听吧,金铁马在击鼓,耳边起了昭君出塞的乐曲。伤感再起,降伏放荡不的灵魂。

    冥冥中有神灵,上苍给予慰籍,无法忘却。途中与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不期而遇,惊喜与诚恐,久久难以神定。自西藏一别,带回了仓央寻找心中的活佛已成宿愿。突然的觐见,在膜拜的那刻,居然有泪在窝感动源自心底神灯为了一世安宁。

    阿拉善采撷沙漠奇石银川拜访石界前辈。有推介拉善奇石立下奇功并在石文化研究方面深厚造诣的志强先生,有《中华奇石主编、观赏石领域享有名的陈西先生。参观宁夏奇石馆走访中华奇石杂志社塞北石馆和当地的市场识友增知

    翌日离开银川,沿着黄河前,零距离感受母亲河滋养。浑黄宽广,蜿蜒而东,流进黄海,注入血脉。此行的收获,除了石头还有另一启迪,那是西部对旅游的重视和资源的开发。无论是拉善左旗的全民办石展,还是到城市推介口号的响亮提出,无不彰显西大开发的无穷魅力。“苍天般的阿拉善”,“骨子里的银川”,这是多么具有煽动性和诱惑力,没有亲临此地,单是从字里词间,读懂的何只豁达与苍穹,更是打心底里的敬畏和仰视。

 

(阿拉善广宗寺,相传是仓央嘉措圆寂的地方)

 

 

    应该结束了知道一生中此类机会不会太多,唯好好回味、真切感悟,才会坚守逐日培植起来的爱石情缘。这一点,我自信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醉石居  
电 话:13605851000  Power by DedeCms

浙icp备090413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