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醉石居>>> 石城石闻 邮箱进入>>>

南京六合考察行之畅想

发布时间:2011-06-22 10:13访问次数:

徐跃龙  何坚毅  吴刘江

 

    6月11日至12日,在浙江省观赏石协会副会长、新昌县观赏石协会名誉会长徐跃龙先生和新昌县观赏石协会会长何坚毅先生的带领下,该县部分骨干会员和奇石爱好者一行35人,远赴南京市考察了解雨花石产地情况,并与同为“中国观赏石之乡”的六合县观赏石协会开展了联谊交流。通过参观雨花石精品展、实地考察产地市场、深入农户淘“宝”和聆听专家介绍等,大家纷纷表示,此次活动时间虽短,但“收获”颇丰,启迪很大,既增长了知识又拓展了视野,同时也增进了彼此之间的友谊,可谓“不虚此行”。

  

   

    南京,是中国历史上的六朝古都,也是雨花石主要产地。说起雨花石,想必石界中人无不为其绚丽的色彩、奇妙的纹理所折服。所谓“万种风物石头生”,说的就是这贯穿古今、扬名海内的雨花石了。这次南京之行的首站便是参观设在南京雨花台中学雨花石文化馆的“石林七贤雨花石精品展。此次称为“石上颂歌”的展出,由贾平、柏贵宝、刘云海、夏存新、沈文惠、曹小宁、李陟等七位在雨化石界相当当的人物,集多年收藏倾情展出,如“祖国山河一片红”“长征路上”“汉墓古牛”“荷塘蛙趣”等早已闻名石界。此次考察能遇上这一机会,实属难得。大家一进展馆,就看得仔细、学得投入、问得谦虚,不时拍照留念,或而讨教指点,沉醉在雨花石“风花雪月”的想象中,久久不忍离去。

   

    看了展出后,自己亲身参与市场“淘”宝,这是每位爱石者最为朴素的愿望。下一站便来了市内的清凉山奇石收藏市场。该市场闹中取静,静中出雅,四周绿树幽幽掩映,枝雀鸣啼欢歌,散发出浓浓的文化气息。对于该市场多数石友并不陌生,它是除上海沪太路奇石花鸟市场之外、又一被新昌石友广为提起的奇石市场之一,徐会长和何会长等几位早先也几次光临。用不着号召和动员,大家一下车就各奔店面而去,三个一群、二个一伙投向石海。由于南京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观赏石资源,在观赏石领域颇有声誉,雨花石、栖霞石、长岛球石等一些名石被广大石友认可,特别是近几年来在雨花石中发现了硅化木后,更进一步拉近了与新昌石友的距离。两个小时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大家依依不舍告别市场走上车时,手中或多或少均拎了沉甸甸的袋子,里面装了大小不一的宝贝,更有一位石友扛了满满一麻袋,此情此景激越了整个车厢,大家兴高采烈,互相交流点评着各自收获。

    第二天,考察组一行驱车40多公里,去了六合县。跟新昌一样,六合县也是“中国观赏石之乡”。据同行的老会长俞仲辉先生讲,原先雨花石主要产出于南京雨花台一带,他在大学时经常骑着单车,去那一带找石头,但是由于雨花石历来受到文人墨客的厚爱,到了他那时也早不是“遍地开花”了,只是偶而零星地少有发现,现在南京雨花石的主要产地就在六合县。到了人家家门口,我们岂有不迈进去之理,妨且六合观赏石协会跟新昌也算得上是友好协会,前年徐会长和何会长还参加了在当地举办的首届中国观赏石之乡联谊活动,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影响。考察组到了六合区横梁街道雨花石文化街时,虽是周日石市,但早已过了人头簇动、人山人海的光景。市场里的摊位和店面沿街设置、相对而开,留存的热闹气息还在空气中弥漫。摊主们仿佛刚缓过气来,很是悠闲,大家三三二二地坐在小凳子吸烟、交谈,随几位不甘心空手的淘宝者挑选。与以往看惯了的奇石交易不同,做雨花石生意非常简单,只要一长溜白色的碗、几个脸盆,还加一点儿水,就可把生意撑起来。所以,映入眼帘的是“漫不经心”和“闲情逸致”,这似乎也是赏石应具备的心态吧。

 

   

     又是一番沙里掘金般的筛选!石友们人忙、脚忙、嘴忙、心儿也忙,只差没红眼了。不过真正斩获的并不多,也许是清凉山奇石收藏市场那趟吃得有点饱,也许是大家发现六合雨花石市场的价格并不见得便宜。是的,当今市场上的确存在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就是“原产地的价格往往高于次级市场”,无论是柳州的大化还是哈密的戈壁石,抑或新疆的和田玉,从市场上反映的情况看,往往是原产地的奇石价格远远高于外地市场。针对这一现象,也只用“去产地是买一种心情和愿望”来解释吧。“鳗有鳗路,虾有虾路”,几位心有不甘的石友,不惜化上成倍车费深入石农家“扫荡”,结果收获的廉价和数量,至于入不入眼、满意不满意,那也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要说堪称上佳的雨化石不是没有,盛情款待考察团的南京雨花石协会会长戴宗宝先生,他在席间让大家欣赏的一枚雨花石让人过目不忘。此石外形浑圆,表面光洁,粉红、嫩黄、淡绿过度自然,层次分明,随着水波晃动,尤如一只熟透了的寿桃,引得一片赞叹声。据戴先生说,他得到此石也经过了三番五次的屈膝交流、恳谈,最后以诚感人,把这枚叫价极高的雨花石以3500元的价格收入囊中,应了“石也讲究缘份”这样一条“寻石定律”。

    回程车上,石友们个个兴致勃勃,边把玩奇石边聊考察见闻,“总结”各自收获。期间,一个看似不经意的提议,激发了大家兴趣——举行拍卖!把各自淘到的好石头置于阳光之下,让大家作“评判”。一呼百应,一场拍卖在杭宁高速上就此拉开帷幕。一会儿是从车头传到车尾、作拍前欣赏,一会儿是你争我赶的竞价叫拍;一会儿是对奇石的评头论足,一会儿是成交后的现场交割,气氛很是热闹。大伙儿的东西不大、价也不高,就图个痛快,这样一来既考量了眼光又打发了旅途劳累。说起这场拍卖,现在仍有几个镜头值得回放:一位整个行程较为沉默的石友,也不知以什么方式居然以10元的超低价得到了一块形好质佳的手玩硅化木,羸得大伙一致好评,在拍卖中也一路飚升,最后以520元“高价”被另一石友摘得;有一块手指甲这么大的硅化木,色虽暗形却好,纹理优美又是玛瑙质地。对于此石,事前就有了段一石友为便宜10元岂图两次压价不成、最后失之交臂被何会长购得而耿耿于怀的故事,这次经石友们一致要求也“被迫”拍卖。拍卖的过程更是一波三折,叫得最凶的是最早“发现”此石的石友,最后得到的是一对“情侣”石友,成交价为500元,此价赶超金子!(后来,此石又转到另一位石友手中,至于其中的价就不得而知了,只能说“好的东西终究能引起共鸣吧”。)再说说一位老石友的故事,这次南京六合考察出手甚为谨慎,得到的雨化石中的木化石本来就不多,后来一激动也按捺不往石友的“要求”,盛情难却之下一拍再拍,结果到家时才发现自己是空手而归……

 

   

   

     这次参观考察之行虽划上一个圆满句号,但整个行程中的所见所闻值得回味总结。

    启示之一:以传统文化作为陪衬的赏石活动才会有生命力。

    无论是在“石林七贤”的雨花石精品展上,还是戴宗宝先生推荐的雨花石陈列室内,大家都能深切地感受到文化在赏石活动中的重要性。一碗清水、一块石头、一张照片,再加上一段文字和一个切题的名称,既和谐得体又高雅清闲,使人在视觉享受的同时,也给了一片丰富的想象空间。如果简单地以石示人,缺乏内在文化的深层次挖掘,那与街边叫卖的普通石头无疑,不能上升为艺术品。雨花石一旦离开了文化的陪衬,就好比于它脱离了水,变得泛白干枯,类同于普通鹅卵石。

      

   

 

    其实,追溯雨花石的历史,古往今来,备受文人喜爱。早在宋朝就有人写下第一部收录雨花石的石谱《云林石谱》到了明末清初时,又有一文学家写下了《雨花石铭》,由此说明雨花石与它承载的人文历史是无法割舍的,时下的文化赏石只不过是传承与发扬。由此,也想到徐跃龙先生对奇石的“三好生”的概括,即石好、座好、名字取得好。石好取决于自然,底座在于工艺,而名字好则代表了奇石赏析者对奇石的解读、对奇石历史的认知以及人们的情感偏好等等涉及文化修养的多个方面。有人说,赏石是一门学问,此话不虚。赏石文化是人类石文化现象中的一个重要分支,其基本内容是以天然石块为主要观赏对象,经历了从“审丑文化”到“审美文化”、从讲究体量到注重质色纹理的过程,涉及到历史、建筑、科普、民俗、宗教、艺术等多个领域。上千年的雨花石发展历程告诉我们,赏石要上升为一种艺术行为,不管是眼下还是今后,提倡文化赏石始终是一个方向。

    启示之二:讲究质色并重的选石符合发展趋势

    谈到当今观赏石的发展趋势时,著名赏石家俞莹先生曾说了这样一段话--“当代赏石强调质地(硅化)的重要性,甚至注重质地的玉化程度;当代赏石流行小品石,其实也是与注重质地有关的;当代赏石注重造型变化,最主要的是强调形式美学;当代赏石视作一种发现的艺术,有着超越古人的视野和想象……”。再来看最近颁布的《珠宝玉石名称》国家标准(GB/T 16552-2010)名录,硅化木与眼下炙手可热的黄龙玉分别载入天然有机宝石和天然宝石行列,不难发现它们凭借的优势真是质与色。再进一步探究,在所有的珠宝玉石中,有许多也是作为观赏石的重要创作元素的,比如玛瑙、寿山石、绿松石等等。

    雨花石的质与色毋庸置疑。这次考察之行,大家无不沉醉于那艳丽的色彩中,左挑右选难以舍取。我们如此,大文豪苏东坡更是如此,他对雨花石的喜爱之情欲罢不能,《双石》文引发了感慨,“至扬州,获二石,其一绿色,冈峦迤逦,有穴达于背;其一玉白可鉴。渍以盆水,置几案间……”。用现在的话来翻译的话,他文中的大致意思是这样的--论质:精明可爱,与玉无辨;论纹:如人指上螺;论色,多红、黄、白色;论巧:虽巧者以意绘画有不能及;论成因:天机之动,忽焉而成;论尺幅:大者兼寸,小者如枣、栗、菱、芡。赏石界习惯把米芾作为传统赏石“皱、透、瘦、漏”理论的始作俑者,要知苏东坡也是雨花石的鼻祖!他对雨花石质与色的上述论调,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从广西大化彩玉石、新疆戈壁石、缅甸树化玉到云南黄龙玉(包括黄蜡石),每一个石种被市场热炒,其背后都离不开“眩目”的质与色。大化石的艳丽古朴戈壁石的坚硬细密树化玉的晶莹剔透,黄龙玉的温润通灵,包括这次让我们实地见识到的色彩斑斓的雨花石,无不说明了人们对观赏石质与色的苛刻要求。新昌拥有国家硅化木地质公园,有着一批钟爱硅化木的石友。此地产出的水冲硅化木并不逊于玛瑙、大化。徐跃龙先生曾盛赞它“质佳者,可与玛瑙、蜡石比肩,似玉非玉,石质而玉相;色丽者,可与大化彩玉相比,质温而润,实属琼琳;纹美者,可与雨花石、大理石相颉颃,天然成趣;皮润者,可与和田子玉比试,水洗度、磨圆度极佳……”。由此可见,硅化木在质色上丝毫不逊于其它宝玉石,启示我们在今后的赏石过程上,仍要始终不渝地坚持质色并举这一寻石理念,走出一条全新的赏石路子来。

    启示之三:组合想象是观赏石领域的创新与发展。

    在观赏石领域,无论是参展还是各类石报石刊,眼下都可见组合小品石的身影。这次南京六合之行,也发现了雨花石组合展,如“梅兰竹菊”、“春夏秋冬”等,特别是“石林七贤”雨花石精品展上的“荷塘蛙趣”、“蹴鞠”和一组“小孩”人物、一盆“蘑菇”,皆给石友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放眼当前的奇石市场,组合小品石也层出不穷,比如最近以8000万元成交的《纪晓岚》荣归故里”的组合,非常具有代表性。如今,要说何种石最宜作小品组合,答案肯定是戈壁石,单是“满汉全席”的创作就可冠以首指。其实不然,只要细作探索分析,不难发现其它石种也完全具备这样的可能性,这次参观了雨花石的小品组合,给石友们启发了新的想象。

    传统赏石难见小品组合这一概念,而如今它却成了赏石界的一道亮丽风景,这无疑是一种创新与发展。传统的赏石观,对奇石限于主观能动性和情感发散,在不改变对象形态基础上,延伸出景观、象形、意象三种状态;而小品组合则是在已发现的完整小品石上,再进行组合、想象,在提高观赏石趣味性基础上再度审美想象。它是一种艺术创造,追求的是自然美与艺术美的和谐统一。小品组合是传统赏石理念上的提升,空间无可估量。在奇石受体量、形态、规格等方面限制的情况下,走走小品组合的路子,也不失为一种思路和创新。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醉石居  
电 话:13605851000  Power by DedeCms

浙icp备09041393号